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思想的囚徒41

猝不及防!

属于我的梅雨季节到来了……

湿润了魂魄,

撕裂了心跳,

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得不到清心,也得不到安宁。

连阳光也早已远去——弃我而去!

思想的囚徒40

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过去是朋友,未必将来一直是。

人生中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相识于别离,就像无限循环的乐曲,从悸动欢快到静谧忧伤,再从安静孤独到喧嚣浮华。

直到逝去之前,始终如此!

奈何人想一成不变,可时间永不会定格……

我们应对生命中他人无力的来、去、留,能做的只剩回忆。

挽留、惜别与否定也依旧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要离去的,终究都留不住!

思想的囚徒:活着

浑浑噩噩唱歌跳舞,也好过清清楚楚知晓真相。

我们都知,我们都知……

真相伤人!

那些早夭的灵魂,不也都是因为知晓一个真相才会逝去?

你惧怕被时间湮没而逝去吗?

惧怕、恐惧……不论何种称谓,正是这种感觉促使你存在,促使你杜绝清醒——因而活着!

思想的囚徒:平息

看书阅读,并不单单只是文字与视觉交汇——大脑的思维运转。那些精密的小齿轮在你脑袋里静默运转,不仅仅只是这些……

更多的是书籍、纸张在发声。祂们迫切渴望与人发生共鸣,翻阅纸张的“唰唰”声;崭新书本的油墨味与沉淀在纸张之间的原木气息;指尖触摸书籍不同的纹理,犹如每本书都是有生命的。

翻过一页又一页。

宁静、喧嚣轮番登场;

沉寂、躁动互相博弈;

愁思、哀伤千帆过尽;

……

你永远不知一页之前与之后的心境会发生何种变化。

难道不是吗?

你能在书本中找寻到最为理智、平静的生命状态。

思想的囚徒39

给我疲惫

给我哀愁

给我欢笑与泪水

给我喧嚣与孤寂

一切终给我安息!


思想的囚徒:一段曾经

我欢喜他的一切,由衷爱恋着过往记忆中的一抹幻影。

我想我恋上的是一抹幻影,一段曾经。

究竟,我爱恋的是其本身,还是岁月逝水中的倒影?

恐怕连我自己也分辨不清。

唯剩萦绕心头残存的一丝星火,一段曾经。


--------------小剧场分割线-----------

P:请说人话!

Z:初恋已经结婚了,我们还是单身。

P:扎心了老铁,你是想同归于尽吗?

Z:emmmmmmmm……当我没说。。。

思想的囚徒38

有时,我很希望自己能够被所有人遗忘,失去和所有人的瓜葛,这样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

我想我的问题就在于,我并不惧怕孤独,我惧怕的是内心失去永久的平静与安乐。

而这一点似乎从我诞生之日起,就离我远去。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烦恼、矛盾、冲突,而这些又会引发自我内心的焦躁与不安。人越多,这种内心的负面影响就越多。


相比游走于人群,我更喜欢独自一人相处。


因为,哪怕这个世界只剩自己,我也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完成,太多太多的东西想要去把握!

思想的囚徒37

为什么他们还在努力生活,还在寻欢作乐?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然活在梦中,活在一片虚空?

思想的囚徒:有生之年,惟愿安暖相伴

她对你好,你从心底里满足。


我若是再画蛇添足,有样学样的对你好,岂不显得有些多余。


所以,我能做的不过就是眼睁睁看着,看着她对你好。


你若欢喜,我只觉得一切便都是值得;你若忧愁,我便陪你一同忧愁。


你与她的世界,我自觉无法融入。但见你们如此欢喜,我也满足。


在你们面前,我未敢多做言语,只怕混乱的思绪引起过多不解。即便你们谈笑的回忆之中没有我,我也愿静静聆听,当好一个朋友的角色。


哪怕般若之心将我刺伤成诗,我也不忍你们失去笑颜。


“三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

思想的囚徒36

善是恶的反义词,却不是罪的反义词。

恶不一定就是罪,而罪却必定是恶。

罪的反义词是什么?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