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滕荧

——命定

滕氏一族,隐居芙台。

本为神族,却违天意。

道破天机,诉与凡胎。

避祸救世,被逐灵宫。

举族迁徙,安生东陵。

世人为感,奉其神隐。

东陵王室,册其神院。

受领祭司,庇佑人族。


——身陨

滕氏男女,皆有异能。

体散芳香,泪治百病。

七情六欲,不扰其心。

滕氏族长,育有一女。

东陵圣女,名唤滕荧。

不谙世事,沾染凡尘。

人心易变,恶念丛生。

自食恶果,为情而死。


囚徒:我所求?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个人,在监牢里哭泣。

我每天不停的筑着围墙。

当围墙高起连天的时候,那个人便被高墙的阴影遮挡不见。

我以这围墙自豪。

我用沙土把墙抹严,唯恐这墙上还残留着一丝罅隙。

我煞费了苦心,到头来却精疲力竭。

这难道真的就是那个人想要的?

忘记了自己,唯剩一个名字——囚徒!


时间:死亡诞生日

我遇到了一个一生只有24小时的怪物。

从婴儿到少年,再从少年到青年……直至死亡之前,他的一生被浓缩成短短24个小时。永无止境的死亡与新生相互交织,每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充满痛苦的折磨。也是他令我明白,时间是一种比死亡还要残忍的东西。

可他却说,时间就是死亡,祂是公平的。

我问:“如果时间真的公平,那你就应该跟我们一样。”

他说:“我的人生虽然短暂且充满苦痛,可并不一定比你们的人生还短暂。”

彼时的我不明就里,一直到迟暮之年,再次与他相遇。

此时,岁月消磨了身心让我日渐疲惫,而他仍旧经历着循环往复的生与死。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当初那句话的含义。

或许,他才是被时间真正眷顾的“人”。...

亲爱的……

漆黑狭长的过道,

魔音絮语声声。

蛊惑着苍白空洞的魂灵,

绽放出罪恶之花。


喘息、撞击与挣扎,

原是战栗激荡的博弈,

魂灵与魂灵之间的共舞。


血液、汗水,飘溅洒落;

痛苦、欢欣,张狂发酵。

曲终人散,徒留铁腥与寂静作伴——

不过两具堕落的皮囊。

魂魄交缠,晦朔难辨。


“亲爱的……”

究竟是谁在呢喃低语?

永不回应的深沉——

“亲爱的……”

思想的囚徒45

你在某方面擅长的事,

必定会在另一方面有所缺失。

时间,无法允许你同时擅长两件事。

思想的囚徒44

年轻的我们总是在找寻那份属于自我的归属感,

害怕孤独,害怕被群体排除在外。

为此,我们不惜压抑自身天性。

只求能在群体中保有一席之地。

可这种做法并不能给我们带来自由,

自我的归属感应当在自身内部找寻。

这种感觉是任何人,或者任何族群都无法给予的。

心灵的平静,自由,从来都仅跟自身有关。

只不过,我们都难以跳脱于外物。

思想的囚徒:亲缘

她是旭日光明

我是皓月晦暗

她主宰着白昼的我的生活

我安眠于她的怀中

即便我与她亲密如斯

一日也仅有一面之缘

思想的囚徒43

这个世界原本就无公平可言

为善未必能得善果

为恶未必能得报应

是非公道不在人心

而在群体利益,大势所趋

思想的囚徒:永恒故事

陌生人,我不知晓你的过往

你也不知晓我的故事

可我有一段过往,一段难以释怀的故事

岁月流过记忆,涤荡容颜

往后谁人不成过往故事

谁人不成白骨灰尘

余剩过往故事

思想的囚徒42

从某一个角度来讲,世界是公平的!

父母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理想的父母,而我们也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理想的子女。

想象无罪,现实有愧!

思想总是充满虚构,受着愿望、认知和情感的影响。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