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哀悼自由

铸秀特等中学是一所全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学院,毕业学生的成绩水平远高于普通中学的水准,且都考上了一所一流的大学,唯一不足之处就是铸秀的学费贵得惊人。奈何预期结果实是诱人,令许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趋之若鹜,而我的母亲就是这其中之一。

为了让我进入铸秀,她一个人打两份工,不辞辛劳,我又怎敢有丝毫的违逆,只觉承载肩上的重担变得更重。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子女生来就是为承载父母的期盼而活。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试想,若给予他人生命,那他人就必然承受生命之重。

入校那日,我惜别母亲,带着行囊在登记处报到。

由简易棚子搭成的登记处,早已排起长龙。棚下,一个戴着眼睛的国字脸男人...

晦朔之际:离昼2

章二:暮生无涯


雨夜的下城区在一盏盏昏黄的路灯下显得静谧萧瑟,旧石板铺设的道路上,偶有几人撑着伞,步履匆匆。他们都朝着夜色中灯火炽盛的建筑走去,一顶顶飘摇的伞骨朵在那栋建筑的门廊下汇聚。

不远处,一个手持雨伞的男人,也跟随他们的步伐,迎着风雨向那抹光亮行近。

当他收伞蹬上门廊石阶,推开沉重的实木大门后,室内温热的气流随即扑面而来。眼前宽阔的中央走道尽头是左右两条长廊,男人跟随前方的行人拐向右边廊道,来到一间人声鼎沸的讲室。明亮的讲室内,满是宾客,或站或坐。几十平米的地方却已是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交头接耳的谈话声。

“各位……各位……大家,请静一静!”一排排落座的人面前,站...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