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滕荧

——命定

滕氏一族,隐居芙台。

本为神族,却违天意。

道破天机,诉与凡胎。

避祸救世,被逐灵宫。

举族迁徙,安生东陵。

世人为感,奉其神隐。

东陵王室,册其神院。

受领祭司,庇佑人族。


——身陨

滕氏男女,皆有异能。

体散芳香,泪治百病。

七情六欲,不扰其心。

滕氏族长,育有一女。

东陵圣女,名唤滕荧。

不谙世事,沾染凡尘。

人心易变,恶念丛生。

自食恶果,为情而死。


囚徒:我所求?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个人,在监牢里哭泣。

我每天不停的筑着围墙。

当围墙高起连天的时候,那个人便被高墙的阴影遮挡不见。

我以这围墙自豪。

我用沙土把墙抹严,唯恐这墙上还残留着一丝罅隙。

我煞费了苦心,到头来却精疲力竭。

这难道真的就是那个人想要的?

忘记了自己,唯剩一个名字——囚徒!


时间:死亡诞生日

我遇到了一个一生只有24小时的怪物。

从婴儿到少年,再从少年到青年……直至死亡之前,他的一生被浓缩成短短24个小时。永无止境的死亡与新生相互交织,每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充满痛苦的折磨。也是他令我明白,时间是一种比死亡还要残忍的东西。

可他却说,时间就是死亡,祂是公平的。

我问:“如果时间真的公平,那你就应该跟我们一样。”

他说:“我的人生虽然短暂且充满苦痛,可并不一定比你们的人生还短暂。”

彼时的我不明就里,一直到迟暮之年,再次与他相遇。

此时,岁月消磨了身心让我日渐疲惫,而他仍旧经历着循环往复的生与死。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当初那句话的含义。

或许,他才是被时间真正眷顾的“人”。...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