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思想的囚徒45

你在某方面擅长的事,

必定会在另一方面有所缺失。

时间,无法允许你同时擅长两件事。

思想的囚徒44

年轻的我们总是在找寻那份属于自我的归属感,

害怕孤独,害怕被群体排除在外。

为此,我们不惜压抑自身天性。

只求能在群体中保有一席之地。

可这种做法并不能给我们带来自由,

自我的归属感应当在自身内部找寻。

这种感觉是任何人,或者任何族群都无法给予的。

心灵的平静,自由,从来都仅跟自身有关。

只不过,我们都难以跳脱于外物。

思想的囚徒31

我凝视她良久。

这是我吗,她将成为我?

这也不是我,至少不是现在的我。

她会知道,将来她会面对些什么吗?

她不知道,她将毫无准备的去成为我。

我也将畏惧于她,一如污浊惧怕于纯净。

不沾染任何黑暗,苦痛,与炎凉。

我也会艳羡于她,拥有再次选择的机会。

向左一世界,向右一菩提。

成为比此刻好,亦或较之当下劣,体验完全不同的未来。

她的未来之于我将是过往,而我并非她的丰碑,只会是她的教训。

是她想象中的一抹幻影,一缕烟云。

思想的囚徒30

撑不下去的时候就不要硬撑了吧!


适时的哭一场,让泪水淹没视线,情感得以宣泄。


其实,能哭出来也没什么不好的。


心灵的洗礼不需要理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哪还管什么该不该、能不能?!


整日笑脸迎人也是会累的!


生活本来就够折腾人了,为什么还要因为旁人的眼光束缚自己呢?委屈自己?人从出生开始,就不需要任何人告诉自己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承认自己的失败,允许哭泣而后振作;承认自己的脆弱,允许哭泣而后坚强;承认自己的错误,允许哭泣而后纠正。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惜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学会了微笑、嘲笑、苦笑……唯独将哭压抑在理性之下。


希...

思想的囚徒25

原来,曾几何时……我也曾拥有过“爱”。

只不过我们都在岁月中经历了太多糜乱纷繁,把纯粹透明的这颗真心献祭。

成全了今日的自己,忘却了昨日的誓言。

这才造就了钢筋水泥中一个个的繁花似锦。

却不见早已深藏的冷漠腐朽。

思想的囚徒20
如果人真的有所谓的灵魂,那么我想我的灵魂一定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
“狂野之血”的开端,“死亡之吻”的结尾,以及那未完成的“无尽之歌”。
如果你真的明白我的意思,那你就会知道祂们各自都代表了什么……

思想的囚徒18

被限制在一处,限制在短暂的时间里。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我此刻感到庆幸,因为我不再只是一台机器。

只为生存而运转。

我可以有片刻的喘息。

我可以思考,思考关于迷茫中的未来道路。

安静下来,去摸索……

不为玩乐而感到幸福,也不为生活而感到忧愁。

仅仅只是放空一切,去思考,去感受,去完整。

思想的囚徒:病痛

病痛——身体无可避免的苦难。

病痛——意志全力抵挡的木马。

病痛——思想混沌如初的寂静。

人,还是应该趁着精神充沛,力所能及之时。

去做——自己未做的。

去做——自己想做的。

去做——自己能做的。

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劝诫。

这是,病痛诉于我知的。

思想的囚徒14

我是树,我累了。

我是沙,我碎了。

我是海,我睡了。

我是风,我醉了。

沉浸在各式各样的生命中,

我的灵魂燃烧了!

我悲……

我哭……

我笑……

我飞……

思想的囚徒:我是谁?

我究竟是谁?我是谁!

是什么决定了我是谁?

是我的基因决定了我是谁?

是我的过去决定了我是谁?

是我的行事决定了我是谁?

不!

只有我,只有我自己能决定我是谁?

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要做什么样的人?

可我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是好人?

我是坏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是由外界定义的吗?

还是自己决定的?

谁?

在说什么?

再说一遍!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