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思想的囚徒44

年轻的我们总是在找寻那份属于自我的归属感,

害怕孤独,害怕被群体排除在外。

为此,我们不惜压抑自身天性。

只求能在群体中保有一席之地。

可这种做法并不能给我们带来自由,

自我的归属感应当在自身内部找寻。

这种感觉是任何人,或者任何族群都无法给予的。

心灵的平静,自由,从来都仅跟自身有关。

只不过,我们都难以跳脱于外物。

思想的囚徒43

这个世界原本就无公平可言

为善未必能得善果

为恶未必能得报应

是非公道不在人心

而在群体利益,大势所趋

思想的囚徒:永恒故事

陌生人,我不知晓你的过往

你也不知晓我的故事

可我有一段过往,一段难以释怀的故事

岁月流过记忆,涤荡容颜

往后谁人不成过往故事

谁人不成白骨灰尘

余剩过往故事

思想的囚徒42

从某一个角度来讲,世界是公平的!

父母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理想的父母,而我们也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理想的子女。

想象无罪,现实有愧!

思想总是充满虚构,受着愿望、认知和情感的影响。

思想的囚徒:自己照顾自己

“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面对黑暗恐惧,不能哀求认输

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哪怕绝望无助,造人落井下石

你也要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你内心深知,你除了自己再无他人

过去、现在、未来

——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思想的囚徒:活着

浑浑噩噩唱歌跳舞,也好过清清楚楚知晓真相。

我们都知,我们都知……

真相伤人!

那些早夭的灵魂,不也都是因为知晓一个真相才会逝去?

你惧怕被时间湮没而逝去吗?

惧怕、恐惧……不论何种称谓,正是这种感觉促使你存在,促使你杜绝清醒——因而活着!

思想的囚徒39

给我疲惫

给我哀愁

给我欢笑与泪水

给我喧嚣与孤寂

一切终给我安息!


思想的囚徒37

为什么他们还在努力生活,还在寻欢作乐?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然活在梦中,活在一片虚空?

思想的囚徒:长久

并非性情凉薄,只是人生中失望太多。

不抱太多希望,就免去了失望的痛苦。

“承认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情谊。”

正视它,接受它,其实时间也就不会变得太过残忍。

感情再好的朋友,也总有分离一日;两情相悦的恋人,也未能长久相伴;父母双全阖家睦,也抵不住岁月风霜,人间冷暖。

世间一切皆有尽时!

想通这一点,当那一天真正来临时,就不会措手不及,太过伤情。

“有情未必白首,同去未得同归。”

说到底,是岁月不饶人!

想求长久,就只能从虚幻中寻求。

现实不容许“长久”、“永恒”这类词的存在。

思想的囚徒:忍冬

cold,寒冷。

此刻,我需用我所有的意志抵御刺骨的寒冷。

头脑的确冷静,却是思绪僵硬。

一不留神,寒冷就将窃温取暖,无孔不入。

要知道,每个人的忍受程度不尽相同。

对于疼痛、压力、温度……等等感受。

你承认自我忍受是有极限的吗?

是与否的区别,并不能帮限度画上终止符。

一切不过都是忍受与承受罢了!

所以,别再说什么“人无极限”,“不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你还不明白吗?

你的极限就在于生命终止的那一刻。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