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art

我用文字囚禁着我的思想……

哀悼自由

铸秀特等中学是一所全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学院,毕业学生的成绩水平远高于普通中学的水准,且都考上了一所一流的大学,唯一不足之处就是铸秀的学费贵得惊人。奈何预期结果实是诱人,令许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趋之若鹜,而我的母亲就是这其中之一。

为了让我进入铸秀,她一个人打两份工,不辞辛劳,我又怎敢有丝毫的违逆,只觉承载肩上的重担变得更重。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子女生来就是为承载父母的期盼而活。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试想,若给予他人生命,那他人就必然承受生命之重。

入校那日,我惜别母亲,带着行囊在登记处报到。

由简易棚子搭成的登记处,早已排起长龙。棚下,一个戴着眼睛的国字脸男人...

思想的囚徒45

你在某方面擅长的事,

必定会在另一方面有所缺失。

时间,无法允许你同时擅长两件事。

思想的囚徒44

年轻的我们总是在找寻那份属于自我的归属感,

害怕孤独,害怕被群体排除在外。

为此,我们不惜压抑自身天性。

只求能在群体中保有一席之地。

可这种做法并不能给我们带来自由,

自我的归属感应当在自身内部找寻。

这种感觉是任何人,或者任何族群都无法给予的。

心灵的平静,自由,从来都仅跟自身有关。

只不过,我们都难以跳脱于外物。

思想的囚徒:亲缘

她是旭日光明

我是皓月晦暗

她主宰着白昼的我的生活

我安眠于她的怀中

即便我与她亲密如斯

一日也仅有一面之缘

思想的囚徒43

这个世界原本就无公平可言

为善未必能得善果

为恶未必能得报应

是非公道不在人心

而在群体利益,大势所趋

思想的囚徒:永恒故事

陌生人,我不知晓你的过往

你也不知晓我的故事

可我有一段过往,一段难以释怀的故事

岁月流过记忆,涤荡容颜

往后谁人不成过往故事

谁人不成白骨灰尘

余剩过往故事

思想的囚徒42

从某一个角度来讲,世界是公平的!

父母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理想的父母,而我们也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理想的子女。

想象无罪,现实有愧!

思想总是充满虚构,受着愿望、认知和情感的影响。

思想的囚徒:自己照顾自己

“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面对黑暗恐惧,不能哀求认输

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哪怕绝望无助,造人落井下石

你也要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你内心深知,你除了自己再无他人

过去、现在、未来

——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思想的囚徒:定义

作为“人”,作为一个“个体”,最令人害怕与沮丧的事,莫过于被他人、被外界所定义。

定义好的,导致自我膨胀,成为失去独立的自我;定义坏的,必然被动着去忍受失望。失望越多,一旦积累,愤怒就会充斥着灵魂。

所以,生而为人,就应该拒绝被定义。

自我是一个不定的,可挖掘的时光宝盒。这并不是鼓动人心的一碗鸡汤,而是未来的你,所践行的真理!

思想的囚徒41

猝不及防!

属于我的梅雨季节到来了……

湿润了魂魄,

撕裂了心跳,

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得不到清心,也得不到安宁。

连阳光也早已远去——弃我而去!

© Z·Heart | Powered by LOFTER